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叶户 > 怛罗斯之战唐军到底损失了多少人?阿拉伯人的说法多少有些惊人

http://tenanttree.com/yh/733.html

怛罗斯之战唐军到底损失了多少人?阿拉伯人的说法多少有些惊人

时间:2019-09-12 09:1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分享兰交友和伴侣圈

  葛逻禄,亦称葛罗禄,卡尔鲁克等,是6—13世纪中亚的一个操突厥语的游牧部落,他们的先人是铁勒人,最早在今新疆阿勒泰与吉木萨尔这一带游牧,后从属于突厥汗国,唐灭突厥汗国后又归属了唐朝。

  今天良多文史材料里都将他们称为葛罗禄突厥,这可能几多有些不合错误,由于突厥这个部落同化能力极强,在汗青上,良多操突厥语的游牧部落并不必然就是突厥。其时,在今新疆南疆地域的突骑施、乌古斯、钦察、卡拉吉、样磨、处月等部落都被称为突厥部落,但有一些部落史学家们并没有搞清他们的来历,而是笼统地称号他们,所以,我们在这篇文章里将他们独登时叫做葛逻禄人,这群人也曾是抗击阿拉伯帝国东进的豪杰。

  让葛逻禄人“一战成名”的是唐朝的怛罗斯之战。人们今天都说,怛罗斯之战唐朝眼看着就要胜利了,但葛逻禄的临阵倒戈却使唐军丧失惨重,最终大北而归。但我们要说的是,这个民族很不容易,他们最早被夹在东突厥与西突厥之间,向突厥人臣服是必不得已的。后来,唐朝灭了突厥,他们归属唐朝也并非死心塌地。

  751年,怛罗斯之战,在高仙芝的戎行里,葛逻禄人大约不到1万人,就是这部门人倒戈了,但他们的兵变和高仙芝本人的所作所为也有不成朋分的关系。高仙芝先许诺石国的降服佩服,但又言而无信,血洗石国,这让中亚列国胆寒不已,生怕本人成为大唐下一个剿除的方针。葛逻禄部天然也不破例,所以兵变了,并于其后不断活跃于中亚,以至到了12世纪,西辽征讨他们,仍然没有取告捷利。

  怛罗斯之战后不久,降服佩服阿拉伯帝国的葛逻禄人慢慢强盛起来,很快就闹起了“独立”,并于766年儿女替突骑施,拥有楚河道域西突厥故地,此中包罗出名的碎叶城、怛逻斯城。这个时候,葛逻禄人与青藏高原的吐蕃人构成了军事上的联盟,已经让阿拉伯人很是头痛。

  813—833年在位阿拉伯帝国哈里发马蒙已经在810年的一次谈话中,流露了对于这支“盟军”担心,他说:“叶护改变了臣服的立场,吐蕃君主可汗的抵触所有这些我都晓得,但却又无可何如。”这里所说的“叶护”指的就是葛逻禄人。叶护是突厥、回鹘等汗国官名,葛逻禄人有三姓,一曰谋落,或谋剌;一曰炽俟,或婆匐;一曰结壮力,因而文献中常称为三姓葛逻禄。

  怎样对于这些人呢?马蒙采纳的法子是与他们讲和,他手下的大臣法德勒说:“给叶护和可汗(吐蕃君主)写信,册命他们为本人国度的统治者。并承诺他们,当他们与其他的统治者发生和平时支撑他们。”马蒙采用了这个法子,大师起头息事宁人。可是,在马蒙以呼罗珊为基地,颠末4年斗争,击败了阿明,成为整个帝国的统治者后,他的“忽悠政策”俄然大变,起头朝着东方的吐蕃人和葛逻禄人进攻,声称要歼灭这些“异教徒”。

  实施马蒙这一“计谋”是当初为他献上缓兵之计的法德勒,他挥师中亚,起首击败了吐蕃属国迦布罗,使迦布罗成为第一个向阿拉伯帝国降服佩服的属国,皈依了伊斯兰教。为了表达本人的“诚意”,迦布罗王将一个银制御座上的金像馈送给了马蒙,阿拉伯人已经有过如许一段关于佛像的描述:“偶(佛)像的头上戴着一顶金王冠,王冠上粉饰着一圈圈珠宝、红宝石、绿色的金刚石和贵橄榄石。金像安设在一个朴直的御座上面,御座下面有腿支持,使御座超出跨越地面”

  马蒙将这尊偶像作为战利品送到了麦加,收藏在天房的宝库中,人们将这尊佛像称为“吐蕃王”。这可能是和平宣传的一种需要吧,现实是,这个时候的阿拉伯人戎行还在继续向东推进,在法德勒的统帅下,出征“葱岭和吐蕃的国土”。大约在今瓦罕走廊一带,法德勒打败了护密(今阿富汗东北境)和勃律国(大、小勃律国的合称。小勃律在今克什米尔西北部,国都孽多城,今吉尔吉特;大勃律在今克什米尔中部一带,国都巴勒提斯坦。

  吐蕃的戎行在这里遭到重创,法德勒将俘获的吐蕃将领和马队送到了巴格达。之后又挥师北上,在锡尔河附近地域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,俘虏了葛逻禄叶护的老婆和后代,葛逻禄叶护出逃。跟着葛逻禄的失败,吐蕃与葛逻禄的联盟也就宣布崩溃了。如许,阿拉伯帝国葱岭以西的西域地域的势力,并且在短期内以至还有所扩展。

  今天,在这里重述这段汗青,我们似乎只要两个目标:1.怛罗斯之战是阿拉伯与大唐几回边境冲突中唯逐个次打胜安西军,对唐朝、阿拉伯两边的边境几乎没有影响。战后,唐朝仍然节制西域,而且继续扩张。有些人所说的此战之后阿拉伯人再也无力东进,分明是有些不合适的。2.葛罗禄人虽然操突厥语,但他们或与突厥人有着分歧的渊源,还需要学者们进一步去研究。

  这两个问题都很是成心思,就像怛罗斯之战中,按《资治通鉴》的说唐军总数3万人、深切与仇敌作战、最初前往数千人。也就是说,唐军丧失了2万多人。 《旧唐书》记录,唐军总数两万人、深切胡地与仇敌作战、最初前往数千人。如斯计较,唐军丧失了1万多人。但在阿拉伯的史籍里,唐军丧失的人数远不至于此,以至说唐军丧失在7-10万人之间,被阿拉伯人俘虏的就有3万多人。我们弄清这个数字到底谁对谁错,或者说谁的更接近本相、更精确一些,也便只能说这是一种宣传的需要了。

  最初,强调一点,唐朝退出西域是由于安史之乱,这之后,葛逻禄人吐蕃人构成了军事上的联盟,特别是吐蕃人在抵挡阿拉伯人东进起了不成低估的感化。而阿拉伯人无力东进,也是由于马蒙时代宫廷铺张华侈之风愈演愈烈,最终导致816年迸发的巴贝克“红衣军”起义,这被认为是导致阿拉伯帝国由盛转衰的起头。